看到這篇文章,


心中感觸良多,


發現再過幾年,


當孩子長大


外出求學時,


我也會有像筆者的心境~


 


 


 




 


 


 


 兩個孩子各自背著一包行囊返家過節,幾天吃吃喝喝,熱熱鬧鬧的。假期一結束,就以許多理由趕著要回去,於是再度打包,像過客一樣離開了家。


隨後,我像個送走房客,開始清掃的女服務生一樣,先把他們蓋過的被子拿到陽台上曬一曬,準備捆綁收納;再將他們的髒衣服丟進洗衣籃,垃圾清一清,地板掃一掃,桌椅歸好位,然後走出他們的房間,掩上房門。


年輕時,自己也曾是那來去匆匆的旅客,只是戀家的我不忍只是短暫停留,總是等到假期將盡,不得不走,才開口道別。母親一聽說我要回學校了,又塞錢又塞東西,弄得我心情沉重得像行李一樣,背不動也走不開。所以那時候反而不敢常回家,就怕自己無法忍受離家的傷感。


如今上演同樣的劇情,只是我卻已變身為倚門而盼的母親。當知道孩子的歸期將近,我就像要招待久違的客人,開始忙碌張羅著他們的吃住,上市場採買,把被褥更換,若有朋友的邀宴,也一定刻意排開或婉言相拒,理由很簡單:因為孩子要回家。


全家團圓很值得期待,尤其是看孩子長得結實,言行舉止變得體貼而穩重,就慶幸孩子長大了;可是如果聽到孩子在外,天冷衣著不夠暖,飲食沒著落時,又恨不得他們長住家裡,不再離開。


當母親的就是這樣放不下心,所以當孩子又要遠離時,我除了聲聲叮嚀他們要注意身體以外,也不禁要重演當年母親送我出門的那一幕:一路追著,硬把一顆自己捨不得吃的高級水梨,塞進孩子比回來時幾乎大了兩倍的背包裡。孩子不耐的說:「好了啦!」我竟也脫口而出我母親常說的話:「人到東西就到!」


「客人」走了,房間也清理好了,想坐下來休息,卻湧起一股莫名的愁緒,想起背著沉甸行囊的孩子們,不知他們此時是否也感到腳步沉重呢?


 


 


 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oyc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